您当前的位置: > 学术研讨 >

新时代乡村振兴与社会创业研究会在沪成立

作者: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来源: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发布日期:2018-12-05

原标题:乡村振兴靠什么:产业、乡愁与社会创业——新时代乡村振兴与社会创业研究会在沪成立

新时代乡村振兴与社会创业研究会在沪成立

  在全国各地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2017年12月11日,新时代乡村振兴与社会创业研究会成立仪式暨“醉学基金”乡村振兴课题发布会在上海财经大学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工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吕政,上海财经大学原党委书记潘洪萱、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刘兰娟、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朱鸣雄、上海牛奶(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万黎峻、上海市浦东新区商务委副主任马学杰、华东理工大学中国城乡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熊万胜等20余位专家出席。与会专家学者就乡村振兴与社会创业研究的主题展开热烈探讨。

  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刘兰娟表示: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为了适应“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转变的要求。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果没有乡村的小康、没有农民的美好生活,那肯定不是一个全面的小康社会。乡村振兴就是要重新发现乡村价值,不仅是经济价值,也包括社会价值、环境价值和文化价值。这意味着社会价值理念在乡村振兴中愈发重要,“重经济、轻社会”的发展模式必须要改变。而社会创业已经被证明是推动可持续发展、包容性发展的有效方式,它对于满足人民美好生活、实现乡村振兴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工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吕政,强调了乡村振兴应该注意四个方面:一是按照十九大报告提出来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要求,必须明确农村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树立乡村振兴的道路自信。二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生产力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农村显得更加的突出,具体表现为小农经济生产方式与国民经济现代化的矛盾,以及工业与农业、城市与农村发展不平衡。三是提高农业生产力发展水平是乡村振兴的基础,具体可从提高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的多层次性和多样性,用办大工业的办法促进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产业与家业相结合来推进农村的城镇化建设,实现不进城的城镇化三个方面来推进。四是我国乡村振兴的政治保障是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确保乡村基层政权和基层组织在党的领导下运行。“支部建在连上”上不仅适用于军队,也适用于我国的基层政权。

  围绕如何发挥国有企业引领作用推动乡村振兴,上海牛奶(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万黎峻提出了从产业集团视角对乡村振兴的三点理解:第一是着力做好乡村基础设施投入。他指出在农村的基础设施投入上,国有企业应该发挥引领作用,基础设施的投入除了道路和通讯外,还应关注于跟农业生产相关农业生产资料的完备,例如,农业机械融资租赁和交易、农村物资流转等。第二是加强乡村职业教育体系和基层治理建设。他认为农村土地产出的不足,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专业技术人才的缺失,或者是职业教育的缺失,进而导致农村利用一些非农的生产资源进行创造收入的能力的缺失,而牛奶集团正在思考如何结合郊区的农场、牧场和林场来开展一些具有示范和体验农业特色的产业小镇建设,并在其中导入一些职业教育。第三是推进乡村产业扶植以及乡村产业互联。他指出很多乡村缺乏具有特色的主导产业做支撑,国有集团则能够用自身的产业存量和梯度转移的优势,把原先不适合在城市中心发展的一些食品制造或者是食品创意方面的产业放到乡村当中。此外,乡村产业需要用产业互联的理念来发展,把城市当中的工业管理体系通过产业转移放到乡村当中,用标准化生产的方式进行乡村产业培育,同时一二三产的融合要跟田园体验、郊野体验、文化体验相结合。

  上海市浦东新区商务委副主任马学杰博士提出,要把乡愁的记忆变成愁乡的动力,要用愁乡的实践推进我们的乡村的推进。他指出乡村振兴首先需要解决城乡关系中乡村的地位问题,我们长时间把农村作为城市发展的资源提供地、劳动力资源地、空间资源地,低成本的劳动力来自于农村,低成本的空间土地来自于农村,乡村振兴的首要事情必须要大幅度提高农村的地位,农村不再是城市的附属品。其次,乡村振兴需要跨界理念,乡村振兴中需要主动寻求跨界的契机,在每个环节寻求提升的机遇,把现代化的市场流通方式和一些文化创意的新理念按照需求导向到乡村发展中,植入到农业产品和农业种植经营方式里面。此外,乡村振兴离不开新农民主体,乡村振兴不能完全依赖于乡村的现有留守农户,有必要呼吁新农民主体诞生,而新农民主体的诞生关键在于乡村青壮劳动素质的提升。最后,乡村振兴离不开政策保障,即农村、农民、农业、工农以及城乡等方面的政策,乡村之所以难以实现人才的流入和人口的回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策没有打通,缺乏具有保障的环境和待遇。

  华东理工大学教授、中国城乡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熊万胜从文明的视角思考了乡村振兴问题。他指出乡村曾经是中华文明的产物,它的美好也是中华文明全部的美好,然而今天它只是中华文明的一部分。中国的乡村和世界各地所有的乡村一样,与我们的传统、文明有着直接和久远的关联,振兴乡村是我们文明的自觉,也是必然的过程。而乡村振兴的关键问题在于乡村留得住人,而选择留在乡村的人大体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一直存在于乡村的人,他们没有选择的能力,第二类是那些可以在乡村获取经济利益的人,第三类是那些真的喜欢乡村的人。他还指出乡村振兴是要实现乡村热闹与静美的结合,因为仅仅看到乡村的静美,这样的乡村是薄弱的乡村,仅仅能够享受繁华和热闹,这样的乡村又没有办法和城市竞争。而对于乡村产业问题,他认为之所以乡村的产业发展还不够好,关键是政策的问题,包括土地相关的政策和金融制度政策方面存在问题。

新时代乡村振兴与社会创业研究会在沪成立

  在乡村振兴圆桌论坛上,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章益国认为,“千村调查”项目是上海财经大学扎根中国大地办学的生动实践,未来在乡村振兴中应该着力加强乡村教育。一方面要加大乡村教育投入,另一方面要鼓励人才流向乡村。上海财经大学学生处处长倪志兴回顾了上海财经大学十年“千村调查”活动,强调今后要认真做好学生的乡村实践,推动学生在乡村和基层实践中塑造人格,培养能力。上海财经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应望江在书面发言中指出,一流大学应该主动对接国家战略,“千村调查”就是上海财经大学主动对接国家需求的十年品牌,迄今已硕果累累,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乡村振兴也是实现小康社会补短板的重要举措,要紧密联系学校应用经济和管理学科优势发展助力国家重大需求。上海财经大学党委、校长办公室副主任张锦华认为,乡村振兴最核心的是产业兴旺,而实现产业兴旺的关键在于实现农村生产与市场的对接。上海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创业学院执行副院长刘志阳认为,传统反哺方式和对口支援方式并不是最优的乡村振兴道路,社会创业是实现乡村振兴一种更为有效的手段。庞大的乡村市场自身就隐含了很多的创业机会,需要发挥社会企业家精神,采取社会创新方式,积极撬开“金字塔低端市场”,推动乡村产业良性发展。

www.65335.com
400-123-456
知识改变命运,知识创造财富,科技是第一生产力!